您的位置: 主页 » 观点新闻 » 正文

去杠杆化注定痛苦,更大挑战在“钱荒”后

2019-10-07 12:40:06 来源: 唯一新闻网
A+ A- | 举报 纠错

昨日,沪深股市重挫,沪指跌5.30%失守2000点,创近4年最大单日跌幅,自去年12月5日以来再回“1”时代;深成指跌6.73%创出2009年12月8日以来新低。昨日的重挫,大部分观点认为,宏观经济下滑、量化宽松(Q E)退出、“钱荒”暴发以及央行的冷眼旁观等多重原因导致A股暴跌。亦有人指出,利空已被市场吸收,或有机构刻意沽空以求借此盈利,并倒逼“政策救市”。

无论是哪种观点,均不可否认股市暴跌与近日因“钱荒”而弥漫市场的悲观情绪有显著关系。2013年6月20日,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几乎全线急剧飙升,隔夜利率与7天期利率均创下历史新高,7天期回购利率创2007年10月以来最高纪录。这一切均在宣示着货币市场告急,而这一状况其实从6月初甚至5月底已经开始。

按照以往惯例,今日头条新闻,央行必会有所反应,此次却丢弃旧剧本淡定旁观,以致市场恐慌蔓延。央行此举一出,即被认为是强迫银行降低杠杆率、调整信贷结构的警告性惩处 。近年来,中国经济流动性一直充裕,M 2与GD P比值不断扩大不时引发货币超发争议,今年一季度该比值已近200%;5月末M 2余额同比增长15.8%远超年初制定的13%增长目标。但大量的货币投放对经济增长推动却未见成效,反而银行表外业务急速进展 ,影子银行大行其道,杠杆率不断扩大。央行日前公布 的金额稳定报告显示,截至去年末,银行业金融机构存放同业10.06万亿元,同比增长26.35%;买入返售资产7.5万亿元,同比增长55.2%;业资产占总资产比例达15.13%,比年初上升1.8个百分点。报告指,“一些同业资金在体内循环,弱化了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市场上的资金并不缺,只是由于期限错配较为严重,且对央行释放流动性过分乐观,一旦预期落空则容易出现短期资金缺口,“钱荒”更大程度上其实是“钱慌”。

央行去杠杆化的意图,在早前已经有明显迹象。3月27日晚间,银监会下发《关于规范商业银行理财业务投资运作有关问题的通知》(8号文),剑指银行理财产品业务,被解读为对影子银行将重拳出击。而在“钱荒”的标志性事件前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亦三次提及盘活存量货币服务实体经济。在光大传言的后一天,他提出“通过激活货币信贷存量支持实体经济进展 ”;在6月20日前一天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他再次提出“用好增量、盘活存量,更有力地支持经济转型升级”;而在工行系统崩溃的同一天,6月23日,央行的货币政策例会纪要他提出“优化金融资源配置,用好增量、盘活存量,更有力地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三提足以证明去杠杆化的决心。日本第一大券商野村证券甚至提出这是精心策划的挤压市场行为。

当然,央行此举并不意味着对金融市场的放任自流。实际上,在“钱荒”暴发后央行对市场亦有低调回应。20日尾盘涌现大笔短期资金,市场推测 有大行获央行资金补充,或央行授意大行低息出钱。次日,SH IBO R几乎全线回落,24日多品种大幅下跌,隔夜利率下跌200.30个基点,央行定向行为起效,资金紧张有所缓解。这就意味着央行并未忘却“最后贷款人”维持适当流动性及平稳市场的职能,“六廿惨案”更多是短期应激反应,银行系统实际被政府掌控且央行有足够资源,若出现崩盘危机不会撒手不管。

无论是压力测试还是临时表态,央行的态度已明确,饮鸩止渴地以“放水”刺激经济已经不再,去杠杆化注定是个痛苦的过程,“钱荒”与股市暴跌都是间接的衍生品。不过,光凭刮骨疗伤的决心并不能改变资金流向,实现经济转型首先需要解决产能过剩以及城镇化背景下可能大幅增长的地方债问题,能否涅槃重生要看有否切实的改革措施跟进,更大挑战在“钱荒”与股市暴跌之后。

align="right">(原标题:[社论]去杠杆化注定痛苦,更大挑战在“钱荒”后)

原标题:去杠杆化注定痛苦,更大挑战在“钱荒”后
(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网只作内容传播不作商业用途,若不同意转载请原作者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作删除处理。)

友情链接

广告联系 :QQ 1913156035 站长统计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20 唯一新闻网版权所有
唯一新闻网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或者违规请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