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观点新闻 » 正文

南都社论:劳工权益伸张 立法当为后盾

2019-10-09 04:04:02 来源: 唯一新闻网
A+ A- | 举报 纠错

据报道,本月底召开的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七次会议,将首次审议《劳动合同法修正案(草案)》。各方消息汇总显示,本次修改主要集中在对劳务派遣制度的细化和补充上。

现行《劳动合同法》于2008年1月1日颁布实施,经过四年多的法律实践,确实发现和积存 了不少问题,其实从该部法律颁行伊始,修法呼吁便曾一度成为热门议题。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立法过程因各方利益博弈(尤其是力量极端欠缺均等态势的畸形博弈),将可能导致的个中妥协,从一开始便隐喻和积蓄了当下困境的成因。

此次《劳动合同法》的酝酿修改,于保障劳工权益而言,显然需要解决最棘手的现实难题,比如劳务派遣的泛滥。自《劳动合同法》颁行以来,劳务派遣工数量激增,据国家有关部委的调查数据显示,2010年全国劳务派遣用工已经多达6000万人,劳动派遣用工共192万人,占职工总数的16%。今年4月,《经济观察报》援引全国总工会数据也显示,劳务派遣用工泛滥集中于垄断性企业和事业单位,一些机构“甚至有超过2/3的员工属于劳务派遣”。

如上数据显然与《劳动合同法》专节规定“劳务派遣”的初衷有极大悖逆,作为辅助型的劳动合同类型,因其对用工单位而言有更多的责任规避便利,以及法律描述的极尽模糊,使得劳务派遣在现实操作中呈现各种变异。劳务派遣成为用工企业(主要是各类大型企业)转嫁用工风险与责任的最主要方式,包括银行、通信、民航等大型企业在内的用工单位,乐于大范围复制劳务派遣模式,甚至不惜绞尽脑汁钻法律空子,概因该项制度设计从一开始就满是对用工企业的倾斜式呵护。这亦可作为理解《劳务派遣条例》长时间受阻、难以出台的关键角度———阻力源自哪里,现下利益享有格局便极有可能倾向于哪里。

而在劳务派遣模式下的劳动者,较之其他劳动合同形式,其合法权益的维护、劳工利益的表达都存在更多的制度性障碍。加之当下中国社会所普遍存在的多轨制用人模式,以及依附于该制度而产生的不同待遇、福利,形成包括所谓“编制”在内的诸项制度性不平等。劳动者无力改变,便只能趋之若鹜。自由价值在劳动权利中的扭曲,生存艰辛与对“不稳定”的恐惧,让底层苦楚在“更好待遇”面前需要被理解。但对此种现实言说中的社会不公根源,也依然需要充分而清醒的认知。

当下劳动者权益的不被保护,从来便不仅是具体法律条文与机制之辜,下工夫进行的细节修补,可能注定无法完全顺遂立法者的美好心愿。比如修法建议所力倡的“同工同酬同待遇”,乃基于现实操作中各用工单位对法律的“变通”,《劳动合同法》虽可明文规定劳务派遣工与企业正式员工的“同工同酬”,执行中却几乎难以阻挡被异化成了所谓“同工同酬却不同待遇”。而当“同待遇”被写入法律之时,会否又有诸如“同待遇不同福利”的各色变种?

再严密的立法也永远难以穷尽具象的违法可能,对各种涉嫌违法的预防与纠正,可以通过法律的细化,唯一新闻网,但根本却还在于对博弈主体的平等赋权。同时需要警惕“全能国家”的陈旧思路,一遇到问题便简单增加政府行政许可(对此仅作基本推演便不难判断,行政许可的设定于当下大型企业劳务派遣泛滥而言,是会药到病除,还是消极助长?)实际上,给劳工赋权,保障和细化劳动者宪法所给予 诸项权益的强势伸张,选真正能够代表劳工权益、积极有为的工会,让工资集体谈判务求实效,不仅会是对劳动者权益的呵护,同时也必定 是对社会的理性减压。日前,全国人大财经委将“劳务派遣泛滥”,与“巩固和扩大党的执政基础”以及“企业的长远进展 ”进行因果关联的表述,并非言过其实。

更好地捍卫和保障劳工权益与尊严,是《劳动合同法》跳脱出民法范畴而进入“社会法”领域的最根本意旨所在。在劳动者与用工单位之间,基于劳工地位的相对弱势,也确有必要于民法的“意思自治”原则之外,给予弱者以更多权益自卫的底气。但再丰满的理想,总要遭遇“骨感现实”的阻击。彼时《劳动合同法》出台,南都社论曾厚望其“于灰暗的用工氛围中,向大众许诺人的价值和尊严”,而今法案小修所延展出的劳工权益保障话题,也依旧须有更开阔的视角去求解答案:不仅是立法,更应着眼于实践。劳工争取权利,法律应当而且必须成为其最大的后盾。

原标题:南都社论:劳工权益伸张 立法当为后盾
(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网只作内容传播不作商业用途,若不同意转载请原作者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作删除处理。)
文章关键词: 南都 立法 社论 伸张 后盾

友情链接

广告联系 :QQ 1913156035 站长统计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20 唯一新闻网版权所有
唯一新闻网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或者违规请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