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观点新闻 » 正文

周东飞:群租禁令能否为青春留点梦想空间

2019-07-11 16:02:40 来源: 唯一新闻网
A+ A- | 举报 纠错

本报评论员周东飞

北京有关部门近日印发《通知》,对群租说不。《通知》规定,出租房屋人均居住面积不得低于5平方米,每个房间居住的人数不得超过2人。《通知》要求,应当以原规划设计为居住空间的房间为最小出租单位,不得改变房屋内部结构分割出租,不得按床位等方式变相分割出租。厨房、卫生间、阳台和地下储藏室等不得出租供人员居住。

要问这座大都市里的群租有多火,当地媒体几天前非常巧合地给出了一个样本:在东三环附近的每平方米售价高达6万元的高档公寓,一套80平方米的两居室里,竟然住了25个人,中央今日头条新闻,除了保留厨房与卫生间,两个房间和客厅全部摆满了上下铺床。这样的居住环境,可能还比不上大学里的学生宿舍。抱怨无空调的大学生们,至少还有一点点可以自由转身的空间。一旦毕业自立,反倒在生活条件上发生了后退和逆转,群租的青春情何以堪。

北京的群租禁令能解这批年轻人以倒悬吗?恐怕未必。其一,这样的禁令,在生活中并无多大执行力。人均不低于5平方米,每间房居住人数不超过2人,这样的标准化数据看上去都很美,可是到底谁去保证如此诱人的居住福利?其二,更重要的问题在于,禁令所要“拯救 ”的年轻人,事实上可能会是禁令的最大反对者。买不起房,所以才租房。租不起房,所以才会有群租。如果连群租也要禁止,那么谁来给他们一小片容身之地?

群租可能会带来消防、治安等方面的隐患,也常常遭到左邻右舍的投诉,这在一定程度上恐怕都是实情。但是,有问题就解决问题,未必要对群租一棒子打死。世界从来不是非此即彼,居民反对群租的意见肯定是有的,但是更多的年轻人被禁绝了群租,将更无立锥之地,这一点城市治理 者为何不能体谅“民情”?有本地户籍的居民是城市之“民”,在这座都市里“漂”着的何尝不是?

按照北京的应届毕业生起薪标准,不要说让他们买房,就是在合适的地段租一套房也是一个妄想。根据媒体的调查,即便是在群租未被禁止的时候,一些大学毕业生的群租支出也已经占到了总收入的1/3甚至接近1/2。虽是艰辛,他们到底还有梦想,还能够安慰自己说,今天的群租,是为了将来能够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住房。南方的某个城市,曾经想出一个通过提高房租来赶走所谓“低素质”农民工的招数,结果被舆论唾弃。群租禁令若无必要的疏导出口,与逼人离开又有何异?

疏导之法,最终是要保障供给。既然不准群租,那就应当提供租得起的房屋。在市场层面,业内分析北京的存量空置房约有30万套,这些房子为何没有转化为可租住的房源?有人为上文提到的那套东三环高档公寓房算了一笔账,月收租金8000元,需要50年的时间才能收回购房成本。不是租金还不够高,而是房价高得太离谱。房屋持有人宁肯空置,等待时机抛售,也不出租。在保障层面,点缀式的公租房根本无力顾及目前的群租者。总量本已有限,对外地户籍人口开放申报的就更少。

如果解决不了供给问题,群租禁令就只能是一句空话。居住是最大的民生之一,高房价高房租之下,蚁族们除了群租还能有什么更好的选择?年轻人的梦才是未来中国梦,给他们的梦想留一点点存放的空间,哪怕是群租的空间也好。

style="text-align: right;">(原标题:群租禁令能否为青春留点梦想空间)

原标题:周东飞:群租禁令能否为青春留点梦想空间
(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网只作内容传播不作商业用途,若不同意转载请原作者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作删除处理。)
文章关键词: 0

友情链接

广告联系 :QQ 1913156035 站长统计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20 唯一新闻网版权所有
唯一新闻网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或者违规请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