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唯弗居天文网| www.wyzxq.com提醒您:喜欢就转发吧,谢谢支持!!
全部栏目: 全天星座| 未解之谜| 探索发现| 天文设备| 天文动态| UFO探秘| 天文航天| 天文知识| 天文新闻|

日本夜行堂奇谭系列:异端紫眼

发布时间:2019-04-16 12:01:43
北京时间:2019-04-16 12:01:43

我小时候在祖母家玩耍时摔破了一面手拿镜,碎片飞散使我掉去了左眼。那时还太过年幼,所以我完全没有任何印象。用手去触摸眼睑里侧时回应我的只有干巴巴的肉的触感,眼窝里头什么东西也没有。偶尔那干干的肉会略觉搔痒,轻轻的将手指伸入缓缓搔刮会有一种奇妙的感触。不外却有一些不存在的东西得用左眼​​才看得到。那些东西皆栖身于镜子之中。

第一次见到那东西是我刚满五岁的时候。说不定我在更小的时候就能看到了,不外从那时起我才真正意识到这件事。我家是古老的日式宅邸,一栋全是和室的平房。我最常在一间最里边的和室涂鸦嬉戏。不知怎的我在意起了母亲的打扮台,我拉开了那扇总是掩着的门,里头的镜子正对着我。突然间那镜子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翻了个身。

我将门大开站在三面镜子前面,那里有散发出各式色彩、鱼模样的东西在来回游动。我惊异地回头,可是背后什么也没有。把视线移回镜子上,那些东西还是跟方才一样悠然的在镜中游移。之后我就能在镜子里看到那些东西。就算不是镜子也行,像打磨光滑的金属器具,只要是能映出轮廓的物品都能看到那些东西的存在。

那只有我能够看到。并且如果我把手盖在左眼上就看不到了,看来那些东西只能映在我左眼上的样子。每一只的形状都不尽不异,只能说那些东西是模模糊糊的呈现出鱼的型态。或许是因为它们有像尾鳍背鳍的部位还游来游去的,我才觉得那是鱼吧。最吸引我的是他们身上散发出的色彩,颜色种类繁多又鲜艳亮丽。我想去形容这些颜色,于是在书店买了介绍日本传统色彩的书来看着镜子研究。

菖蒲色、翡翠色、抚子色*等各式各样的颜色交揉,闪闪生辉的泳姿十分斑斓。我只要一有空闲便会呆坐在镜子前面,不知不觉已经变成一个高中生了。我只有在开学典礼当天去过学校。挤满了陌生人的房间,并且还闷的让人觉得要窒息了。同样的衣服、同样的发型、同样的鞋子,本身的确就成了这种量产物的一员,恶心的我都快吐了。我向老师暗示我身体不适,逃也似的飞奔回家。自此之后我再也没去过学校。我啊,无法和融入他人好好相处。母亲没有责备我,她总是哀伤的跟我报歉。“对不起。都怪我不留心“我不是不懂母亲的表情,但比起掉去的左眼,母亲看我的悲悯眼神更让我感到痛苦。

“我得连同爸爸的分做好不成呢,对不起“然后她哭了,唤着年纪轻轻就死去的父亲的名字。我讨厌这个家,总觉得本身有如待在暗淡的水底。所以我只要回家便会紧闭房门望着镜子,那妖异的光辉总能安抚我的心灵。那天从早上开始降下了如针般细细的雨丝。

“是雨!“我马上套上黄色的雨衣步出了家门。对我来说没有比雨天更美妙的日子了。离开家来到街上,所到之处都积着水漥。连盆栽里的积水、从土墙缝隙流下的水流、一旁排水沟里面哗啦哗啦流动的水中皆可以见到那些东西。它们身子​​大放异彩在街上游动,街道满溢它们的光芒。

不知不觉我来到了屋敷町。差不多该回去了,我才这么想着,却发现有着男人正直勾勾的盯着近卫湖水渠。阿谁人瘦骨伶仃好似一具骷髅,身穿茶褐色的轻便和服。虽然看起来像个病人,可他盯着近卫湖水渠的那双眼却如同野兽一般锐利。红色的和纸伞鲜艳异常,就像在雨中漂浮一样。男人或许注意到了我的视线,转身朝我微笑。青白色的面庞上洋溢着诡谲的笑容。

“哦!你也是KENKI吗?“

他低声朝我说道。往我这走来的同时双眼扫过我全身上下像是在估量我的价值。

“KENKI?“

男人在雕栏上比画了“见鬼“二字。

“你看得到那些东西吧?“

他手指的标的目的是道旁面积格外庞大的一摊水漥,那里有放着绯色光芒的鱼正在游动。

“好美,不这样觉得吗?“

“你也看得到那东西吗?“

男人嘴角扬起了浅浅的微笑,低语道:“告诉你一件好事吧“。他从袖中拿出一个发出淡淡粉色亮光的小小囊袋,掏摸了个文蛤状的坠饰出来。

“你看好!“

他伸出手让坠饰落至水面。

我连惊讶的时间都没有,坠饰已经掉进了水渠发出小小的落水声。就像丢了饵食进去一样,异形的鱼群聚集、形成一团蠕动的圆球,贪婪的争食着坠饰。就像鲨鱼围着带血肉块撕咬,总觉得很不舒服。

“它们出格喜欢这种东西。不外有时还挺挑嘴的,阿谁文蛤坠饰算得上极品吧。“

“那些是什么东西呢!“

“妖怪、怪物、精怪,怎么称号都行。看得到那些东西的人不怎么多。“

“阿谁、“

“木山。我叫木山。“

他既然都报上名字了,我也如实相告。

“你的左眼是发生什么不测才丧掉的吗?“

明明没有拿下眼罩,木山却说中了我左眼的事。

“是的!“

“是吗。不外你不觉得能看到和别人眼中不一样的东西还不赖吗?我也是不知为何从出生就能看到那些东西。碰上同类还真是难得。“

“也有其他能看得到的人对吧!“

“决计不多的。“

“阿谁文蛤是什么东西呢!“

以前我也曾测验考试喂它们东西,不外它们一次也没吃过。并且它们好像底子看不见我喂的食物。

“你仔细看看它们。那些东西可没有眼睛的。“

这么说来仔细察看的确可以发现他们没有眼睛之类的器官。

“它们没办法碰触这世界的东西。可是若是像阿谁文蛤一样残留着持有者的意念的东西,它们似乎就能嗅得到。“

“意念?“

“也就是留有执念的问题品。阿谁坠饰就是那种问题古董。“

这种东西的话它们就会吃,他的笑容更深了一层。我望着往水渠翩翩飘落的樱花花瓣,边偷瞄木山的怀中。有好几个那散着那种光芒的东西躺在他袖中。

“我正在搜集这类的东西。如果你想要的话我可以分给你一点。算是念及同类之情吧!“

跟我来,木山这样说道。他迈开程序,我什么也没想就跟在他身后了。木山的宅邸冬眠于竹林的深处。长长伸展着的竹枝遮住了阳光,明明还是大白日的却像黄昏一般暗淡。被漆墙包抄的古老日式宅邸跟祖母家很是相似。玄关前悬着印着家纹的灯笼,门上挂有写着“木山“二字的门牌。

“中年的我很寂寞的独居在此啊,你不消顾虑此外。“

看着在门前迟疑的我,木山暗笑。

“有所提防是不错,不外这里不宜久待。这附近有狐狸出没,被咬的话可是很麻烦的。总之把门关长进来吧!“

我点点头进入门内。在门关上后我似乎听到了门外有野兽的喘气。

“我去筹办茶,你放轻松点。“

屋内比想像中的还要暗、气氛诡异。并且屋中四处散有那种闪闪发光的东西,一盏灯也没开的屋子全靠那些物品的光来照明。打搅了,我告罪后跟在他身后。从走廊可以看见日本风格的庭园,里头有座池子,发出淡淡白光的鱼正在此中悠游。角落建有土仓,门上挂了沉甸甸的大锁。

“你也想看看里面吗。全是些麻烦的掉败品呢,要如何处置让我挺困扰的。如果你想要的话带走喜欢的东西也不妨喔。反正比来我也想把那些丢到附近的山里。“

我摇了摇头。

“你很聪明!“

木山耸耸肩,手掩住嘴角发出嗤笑。我们进到一间约十五坪大小的宽广和室。天花板垂下一盏外不雅的和纸好似被蹂躏过的灯,淡淡的微光妖异的照亮四周。壁龛放着香炉,吐出令人脑袋发眩的甜烟。

“坐吧。我这就拿你想要的东西来。“

然后他就不知道消掉到哪里去了。我屈膝坐鄙人位,为本身贸然前来的举动感到非常后悔。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包覆我的是刺耳的沉寂,连时钟指针走动的声音都没有。突然脚步声回来了,拉门被拉开。

“这里对年轻人来说很无聊吧。我讨厌电视还有收音机之类的东西呢!“

全都丢了,他喃喃自语。木山在桌子上放下小小的箱子。那是个上着黑漆、光泽艳丽的化妆盒,感觉好像曾在哪看过。精细雕镂的螺钿牡丹花晕上一层朦胧的微光,甜甜的味道使我脑袋发懵。

“这个也是问题品吗?“

“是啊。不外你要的东西是里面的。“

语毕,木山将箱盖揭开。在我看到箱中物品的瞬间不禁发出一声惊叫。那是人的眼球。

“你看仔细点,那是水晶打磨而成的义眼,不是真的。“

我惶恐的定睛细看,的确唯妙唯肖但不是真货。瞳孔部门随不雅看的角度变化色彩也会随之改变,一共可以看到七个颜色。

“这是某个望族的家主为了自幼掉去眼睛的女儿订制的东西。如果放进你的左眼的话,你母亲也会高兴的吧。在学校也不会有人用奇怪的眼光看你,有这个你就能过普通的生活了。“

木山语调沉稳,把义眼托在手心。从壁龛飘来的甜香使我脑神经都麻痹了。

“做个交易吧。我把这个给你,不消钱的。作为交换,我需要你帮我个忙。“

“帮手?“

“你钓过鱼吗?“

我摇摇昏沉沉的脑袋。

“我想要你帮我钓那些东西,目前就只有这样。放进这个小箱子就行,因为现今中意的鱼笼暂时不会到我手上。“

木山右手盖上我的脸庞然后捏住,左手拿着义眼。我从指间的缝隙看到木山的瞳孔逐渐收缩变细,浓烈的海腥味扑鼻而来。

“闭上眼睛!“

他裂嘴笑了,笑容深深刻划在苍白的脸上。然后我的记忆中断了。当我回过神来,我正躺在自家的床上。没穿雨衣,身上也还套着睡衣。我浑身盗汗,表情恶劣异常。作了个很可怕的梦,我这样想。顿时我注意到了异常的处所。视野很奇怪。我心中忐忑,伸手触碰左眼。回应我的是柔软的肉的触感,我有左眼了。

我和伴侣道别,乘上电车呆呆的用双眼眺望窗外的风景。由左自右飞快流逝的街道染上了夕阳余晖,无疑是夏日黄昏的景象。电车进入地道,窗户映出了我的脸。好怀念戴眼罩的日子啊。自那之后已颠末了两年,我已经很习惯这只左眼了。

木山说这是义眼,但这左眼却能比右眼看到更多东西。表面上我与常人无异,终于能正常去上学了。对此最高兴的是母亲。对于这只妖异的左眼她连问都没问,我觉得盲目地为此感到开心的母亲有点恐怖。从那之后我暂时没法再拜访木山的家。要是去确认了不就是认定那并不是一场梦了。就这样有天我在报纸上看到了木山死去的动静,看来好像是被谁给杀掉的。没抓到犯人,我想应该也是抓不到的吧。

最后我再度前往那栋房屋是在一个多月前,凭着旧有印象抵达的。木山的屋子已经被烧的面目全非,是谁放的火呢。残骸里面什么也没留下。我回抵家,桌上的晚餐旁留着字条。说是今天要加班会晚归。我换好衣服回到房间,从衣柜取出阿谁小箱子。上着黑漆、光滑亮丽的打扮盒。我轻轻地揭开盖子,动作好似窥探深不见底的水井。漆黑的箱子深处那些东西游动着,灿灿生辉。

“又少了呢!“

这是连接着哪里呢,偶尔那些东西会消掉踪影。我取出手拿镜放在床上朝里头看去,透过反射我发现了在天花板悠游的东西。它透出深灰色的光,很愉悦似的摆动身躯游着。

“今天很少啊!“

我自言自语,把一根头发从根部扯下。在长长的黑色头发的前端绑上一片小小的镜子碎片,然后把头发沉入镜子里。滋,瞬间受到了一点反弹,之后发丝与碎片一同下潜。接下来只能等了。过了一会儿,阿谁异形被碎片给困住了。虽然它挣扎着想逃跑,我却感受不到拉扯的力道。我缓缓地将头发往上提,异形从镜子被拉出消掉了身影,取而代之的是溢着深灰色微光的碎片。

我解开发丝把碎片放到化妆盒里。就像墨滴至水中一般,异形再度现身,身子一扭在底部游了起来。我盖上盖子往床上一倒。垂钓,木山是这么说的。在入手那颗眼球后我想到了这个方法。无意中想到,然后越做越顺手。它们似乎在镜子以外的处所无法维持身形,所以不克不及用其他的东西作饵。

为什么我会照着木山所说的一直做下去呢,这我也不知道。只是因为他说了这是交易啊。我觉得既然拿了这只眼睛就该照着他的但愿做才行。若非如此,我有预感会发什么恐怖的事。当我睁开眼睛时,房间里已经陷入深沉的暗中。我确认了时间,已经是晚上了啊。比来总觉得身体很容易疲劳啊。无法摆脱那疲倦感,很快就会睡着了。或许是筹办测验太劳累的缘故吧。

猛然门铃响了起来,如果是母亲的​​话应该有钥匙才对。有人在这种时间来访还真是稀奇。我下了楼梯,看到毛玻璃的对面有人影。门链也没取下就这样把门打开,我透过缝隙打量访客。

“你好!“

站在那里的是个没见过的年轻男人。他只有单边手臂,空空的袖子在夜风的吹抚下摆动着。

“阿谁、请问有什么事吗?“

“我是夜行堂派来的。“

“夜行堂?“

我狐疑的问道,男人一脸惊讶。

“这里是御厨家没错吧!“

“是的。我们姓御厨。“

“好奇怪呢。你什么都没传闻吗?“

“什么也没有。找我母亲有事吗?是什么事呢!“

“不消那么警戒啦。我只是个使者罢了。很困扰呢,没通知到吗。阿谁怪物,竟然只跟我说去了就知道这种暧昧不明的话。“

“在说什么呢!“

“你啊,跟木山做了交易对吧!“

顿时我觉得心脏都要停止了。

我脸色铁青,男人看了后露出了然的表情。

“终于找到了。很费工夫呢?“

“你是木山的熟人吗?“

“要说熟人的话也算是吧。但绝对不是友好的关系。“

帮他擦屁股的,男人一脸嫌恶的说道。

“那间叫夜行堂的古董店店东要我来回收木山遗留的古董。你和阿谁男人做过交易对吧!“

“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也不知道喔,这就要去问夜行堂的店东了。不外不要见面比力好,跟那东西扯上关系没好事的。给我你从那男人那里拿到的东西吧,我来保管。“

我稍作思考,摇了摇头。

“请等等。我会把东西拿出来的,所以请带我去那间叫夜行堂的店。我有话想直接问店东。“

“真是没见过恐怖的东西呢!“

男人露出困扰的表情。那叫夜行堂的古董店在屋敷町的边境,静静的伫立在纵横交错的小巷里。打开毛玻璃门走进室内,尘埃的味道窜入鼻腔。店内暗淡,中间吊着的电灯胆用它朦胧的光照亮周边。棚架上杂陈了没有贴上价格标签的物品,在我眼来看来不管哪个都放出独特的微光。

“欢迎光临!“

当我眼睛捕获到那发出声音、腰倚在柜台的人的身影时,不由得感到一阵反胃。男、女、白叟、女童、野兽,各种影子杂揉交错转换。就像在思量着要用什么姿态现身一样,之后影子终于凝在一块,转换成一位年轻貌美的女性。至少这些我全都看在眼里。背脊鸡皮疙瘩直竖。

“哦,你是见鬼啊。能将我看得如此清楚的人还真是少见,难怪木山会中意你。“

女人说道,叼着长长的烟管的嘴角微微勾起笑容。她将甜甜的烟雾徐徐喷向天花板,怎么感觉眼睛有点刺痛呢。

“我带你来了喔。御厨,这就是阿谁店东。你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喂,我的工作就到这。之后换你跟他措辞就行了吧!“

“啊啊,辛苦了。真抱愧啊让你跑腿。“

“你明明连一点歉意都没有还老是这样说。“

“之后还有工作要拜托你。回家的路上小心点啊!“

男人厌恶的蹙了蹙眉转身离去。女人穿上针织衫,挑眼上下打量我。

“那么你认为你看到的那发光的鱼是什么呢?“

我一点也不惊讶。想来这人必然知道些什么。

“不知道。我从以前就能看到那栖息在镜子里的东西,不外却不晓得那是什么。“

“真的吗?你应该有查觉到什么吧。但愿你不要搞错,我并不是想要责备你。“

我闭上眼睛,然后吐出了那句话。

“我想那是人的魂魄。“

答得标致,女主人笑道。

“那就是所谓人的灵魂。镜子是有点麻烦得东西呢,它会将人极为少量的魂魄转录在此中。镜子的世界是跟那一边连通的,所以那些东西会从遍地而来。我感到恐惧,把带来的化妆盒拿给店东看。

“我把抓到的鱼放在里面了,那要怎么办才好。“

“木山他啊很渴求人的魂魄。不外虽然这像个笼子却没办法牢牢关住魂魄。证据就是这里面的鱼偶尔会减少对吧?“

“是的。不外魂魄被取走不妨吗?“

“就如同『转录』字面上的意思,那只是个影子罢了。如果那些东西的光芒能满足他就好了,不外他没有。想搜集人的魂魄成果最后自取灭亡了“

因为贪得无厌呢,店东笑了。

“只要打开盖子放着,不久那东西就会全部消掉。虽然就这样关着也行,但聚集太多的话会招来灾祸的,还是停止比力好。“

“不,我会把这偿还这里。“

“不消,那是属于你的东西。打从一开始就到了你身边。这个啊,是选你做主人了喔。不管你把它丢在哪里,最后都还是会回到你身边吧!“

“那么这只左眼该怎么办呢!“

“阿谁就这样放着也不妨喔。你没有它的话也很不​​便利,并且要是我把它从你的眼窝里拔出来的话可是会杀了你啊。到死为止就维持这样吧。有左眼也不会有哪里不便利的吧?“

“要是我死了会变怎样呢!“

“会寻求新的物主或是在人手中传播罢了。不消担忧,这不会害到你。当作得到一只便利的眼睛就行。“

“你不回收吗?“

“回收是个语病啊。我只是想知道东西是否在适合的人手上罢了。毕竟阿谁人的搜藏品全是些危险物呢。我想知道物品的地点跟持有人啊!“

“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呢!“

“你是人类吗?“

女店东从喉头发出鸣笑。像是这句话逗得她乐的不得了。刚问出口我就后悔了,问这个问题有什么意义。不应问的。也不应跟她确认。

“会被单一外型禁锢住的就是人类之类的东西喔!“

她低语。请回去吧,女店东催促道,轻轻地摇了摇手。我垂头转身,连忙头也不回地离开。我刚刚必然是站在如同蜘蛛丝般的细线上,心惊胆战的走着钢索。不克不及掉足踏到外面。和木山不一样。我还能重来。我出了店后立刻把化妆盒打开。探头不雅望,里面已经一条鱼也无。

和那位女店东说的一样,不知道消掉到哪去了吧。说不定正在店内的某个东西上悠游呢。我回头,夜行堂就像晚霞般消逝了。在那里的只有倾斜崩塌的废弃房屋,刚刚的店已经消掉无踪。之后我就再也不看镜子了。偶尔我会查看箱子里头,却没再见到那些东西有回来的迹象。

本文地址:http://www.wyzxq.com/twht/read-7-42437-1.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日期:2019年-04月-16日     所属分类: 天文航天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6-2020 http://www.wyzxq.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广告联系 :QQ 1913156035

如有意见、反馈或投诉等情况,请联系QQ1913156035我们将会在48小时内给文章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