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唯弗居天文网| www.wyzxq.com提醒您:喜欢就转发吧,谢谢支持!!
全部栏目: 全天星座| 未解之谜| 探索发现| 天文设备| 天文动态| UFO探秘| 天文航天| 天文知识| 天文新闻|

日本夜行堂奇谭系列:月下鸟葬

发布时间:2019-04-16 12:01:47
北京时间:2019-04-16 12:01:47

细而尖的雨丝拍打薄薄窗户玻璃的声音将我从睡梦中唤醒。把覆在脸上的发丝勾至耳后,我手伸向了放在床头的手机。时早已过正午,我像泄了气的皮球般一成天的干劲瞬间消掉。

“啊啊真是的,睡过头了!“

我把手机随手一扔,思索着这剩下的半天该怎么过才好。要不是和阿谁如孩子般幼稚黏人的男友分手了,今天也会有约的吧。阿谁老是把没有我活不下去之类标致话挂在嘴上他,不知不觉间被其他年轻貌美的女人给俘虏了。在分手的时候他为本身辩白,叨念着跟我在一起很痛苦云云。想到这里我的眼角不禁一热。

“真蠢!“

我喃喃低语,从床上起身。冰箱里几乎没有放什么像样的食物,我随手取出矿泉水往洗手台走去。盥洗了一番,虽然没有筹算外出却还是戴上了隐形眼镜。冰凉的水流过干燥的喉咙,我思量着今天到底要做些什么好。月历上什么记号也无,跟伴侣出去玩之类事的也提不起劲。

外出的话也有可能跟他在街上巧遇,这是我不乐见的。不外待在这房间里也觉得气闷,并且这段时间内也有可能会有德律风打进来,得了吧这些。我换下睡衣丢在一旁,随意选了几件衣服迅速换上。只上了底妆,把钥匙和钱包塞进包包里,逃也似的离开了气氛阴郁的房间。出了公寓映入眼帘的是大街上稠浊的人潮,这着实让我吓了一跳。人人都身着浴衣,脚蹬喀啦作响的木屐愉悦地安步。带着狐狸和猴子面具的孩子们撑着小伞,蹦蹦跳跳的在石板路上穿梭。

“啊啊,今天是妙见祭吗……“

这是在这里行之有年、人尽皆知的传统祭典,似乎也有不少外地的参观客会来参加。小时候的我每次都很享受这个祭典。但是是从何时开始的呢,垂垂的我把这件事忘的一干二净。妙见祭按期在每年七月的满月之夜举行。我也没其他要事,就随意逛了起来。流动的人潮把石板路挤的水泄不通。路两旁的民宅挂著成排的灯笼,模样十分标致。行人手中五颜六色的伞看上去就像一团团的绣球花,妙趣横生。看了眼挂在摊位上的那东西,我不禁向老板出了声。

“阿谁、请给我一个这个。“

年长的摊贩亲切的点点头,把那挂在架子上的白狐狸面具取下。

“你是一个人来的么?“

“是啊,想出来散散心。“

“是么。如果你是碰上了什么不好的事,就去参加放生会看看吧!“

“放生会?“

“是祭祀妙见神的典礼啊。放笼中鸟自由,这样的的话就能得到神的恩泽。此外处所似乎会放生各种不同的生物,但说起妙见神的话必然是放生鸟禽类。“

“我虽然是当地人却不知道这件事呢!“

“年轻人是不知道的吧。家里不是奉祀这尊神的话也不会谈到这些呢!“

“谁都可以参加吗?“

“只要去本社就可以报名了。穿越宫之森过去的话挺近的喔!“

我谢过摊主,戴上纸制的白狐面具。这样一来谁都不会注意到我了,幸亏妙见祭有戴面具逛祭典的习俗。本地人不论是大人还是小孩脸上都覆着面具逛各个摊位。我迈开程序往宫之森前进。这路离开了摊位地点的街道,但走这不消数分钟就能抵达神社。看来转眼就能到本社了吧。我拨开人群逃往里边的小巷,大街的喧嚣逐渐离我远去。

夹在屋敷町和近卫湖水渠间的小路被称作宫之森。虽然有“森“这个字,实际上倒是周边被孟宗竹簇拥的窄窄石板路。今天是妙见祭因此路旁皆挂满了竹灯笼,火光轻轻的摇曳着。好标致啊,正这么想的时候迎面走来了个抱着笼子的人。是个戴着鸟面面具、身穿深黑色的浴衣,身形挑高的男人。我为了让道而退到了路旁,男人却在我面站住脚步直瞅着我。面具似乎是做成乌鸦的模样,黑色的涂漆闪着光泽看起来价值不斐。

“哎啊?你、该不会是……“

突然他叫出我的名字使我震惊异常。我摘下面具,凉风抚过我的脸颊。

“阿谁、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你小时候常来神社玩对吧?你想想,以前你还给过我饼干不是?“

或许是有过这回事吧。但在这里游玩毕竟是小时候的事,记忆多少有点模糊不清了。这里以前是附近孩子们的游乐场,所以年纪大哥哥们也时常跟我玩。

“不好意思,我不记得了!“

“哎这个模样勾不起你的回忆吗。你那时还很小呢。不外能见到许久不见的你真是太好了,看起来挺有活力的。“

“蛤,活力嘛…“

我尴尬的笑了笑,本想随意呼拢过去的,脑袋里却闪过了另一句话。

“是吗。哎,也是有很多事吧!“

“阿谁、那笼子里的是什么呢?“

“啊啊你说这个吗?来看看里头吧!“

他揭开了覆盖笼子的布,里面窝了数十只一身羽毛雪白的鸟。

“这是乌鸦?白色的乌鸦很罕见呢!“

“接下来要让这群孩子们工作喔!“

“啊,我就是想来参加这个的。“

“行。到底有多久没年轻人来参加了呢!“

好高兴啊,他重复着这句话边领着我前进。我愣愣地跟在他身后,总觉得有哪里不合错误劲。

“对了,你已经到了会去谈爱情的年纪了呢。时间过得真快啊。有句话叫白驹过隙,真的是一晃眼就过了呢!“

“蛤!“

自他边走边愉悦的絮絮叨叨以来已颠末了快三十分钟。如果我儿时的记忆正确的话,应该早已抵达了神社才对。并且这片竹林本来如此宽广吗。竹林相挟的小路两旁并列着一些奇怪的摊位。似乎都卖着食物或古书类各式各样的东西,但摊主们都带着兽面面具感觉很是诡异。

“不克不及去他们的摊子喔!“

“为什么呢?“

“那净是些会蛊惑人心的家伙。不克不及跟他们做交易。“

我眼前有个戴个猴脸面具的男人正和摊主讨价还价些什么。看他样子好像是被逼得走投无路了,想要取回什么东西的感觉。

“那些家伙聚集过来这里很让人困扰啊。虽然很想赶走他们但此刻没阿谁工夫。“

在我们擦身而过的时候,阿谁戴着猴脸面具的男人肩膀抽搐,似乎正在抽泣。竹灯笼里的火光随风摇曳。他照看开始喘着大气的我一边前行。

“没问题么?“

“嗯,没问题的。“

“只差一点了喔。啊啊你看,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

竹林豁然开朗,一座小池子呈现在眼前。

池畔有位身着浴衣的年轻女性和一名脸覆红色乌鸦面具抱着笼子矗立的男人。除了他们两位以外没有其他人的身影,丝毫感觉不到祭典的气氛。我昂首看向天空,向晚的空中挂着一轮皎洁的明月。

“哎啊哎啊,来晚了抱愧啊!“

“好慢。我还以为你赶不上了。“

带着赤面乌鸦面具的男人语带怒意的说道,然后看向我。哦哦,他略感讶异的出了声。

“才一阵子不见就长这么大了啊!“

“阿谁、不好意思,我完全不记得了。以前我们曾在哪里见过吗?“

“在这附近见过不少次呢。哎此刻这副样子也记不得了吧。不外真是成长了不少呐!“

“真是的,怎么会让曾在这里玩过的孩子参加典礼呢。我记得已经很久没有这种事了啊,好像回到了畴前呢!“

我忽略了兴高采烈的两人,目光定在站在旁边的那位女性身上。身穿蓝色浴衣的她神色悠然自得,如同乌鸦羽毛一般黑艳亮丽的秀发往上盘起,美艳动人。她周身缠绕着一种神秘的氛围,美的连同为女性的人见了也会倒抽一口气。

“你好!“

“啊,你好!“

“是个很棒的黄昏呢。敝人叫柊。“

“初度见面!“

“你是当地人吗?“

“是的。不外父母都搬走了目前不住这,他们是在这里土生土长的。“

“是这样啊。你是第一次参加典礼吗?“

“是这样没错。说来惭愧,我今天才知道有放生会这件事。“

“放生会?“

狐疑的表情瞬间从她脸上闪过,旋即看似困扰的笑了笑。

“我說你啊,这里不是放生会的会场喔。这里是进行祭神典礼的场合。是连神官都忘了的,真正执行典礼的处所。“

“咦?我还以为这里是放生会的会场“。

对了。稍微想想就会觉得奇怪。祭典的人如此多,参加者怎么只会有两名呢。

“难得来了就请看到最后吧。既然你是被他们带来的那你也有知道的权利。原本这个典礼非由神官执掌不成,但此刻的神官似乎已经看不见那东西了。“

阿谁,我顺指她的手指看过去,池面翻腾着。黑色黏稠的东西扭动,看起来像是人的形状。我看一眼就了解了那不是什么好东西。要是碰了阿谁会被诅咒的吧。没由来的,我本能地得出了这个结论。这是可怕、污秽的某种东西。垂垂形体毕露。人的脸浮上后消散,随即换上另一张完全不同的脸接着消掉。脸的嘴巴部门裂开,深深往下陷落,溢出低落零碎的声响。我身体僵硬了。飘来的恶臭使我脸孔扭曲。

“那是这片地盘经年累月积攒下来的秽物。“

“啊,像是恶灵一样的东西吗?“

“这类秽物是只要人类存在就必会产生的​​东西,不外若是一直放着不管可是会造成灾祸的。所以得进行这样的典礼除去这些东西才行。“

池面就像融进了暗中一样,黑而深沉。上头冒着泡泡,宛如地狱的模样。漆黑的黑泥争相上冒、破碎下沉的样子的确就像一场噩梦。

“那么开始吧!“

“那、阿谁,我该做什么呢?“

“你看着就好。若没有人见证,这个典礼是不会成功的啊。你和这片地盘有着很深的缘分,所以在那里看着就好。这就跟葬礼差不多,需要有人目送它离去喔!“

“葬礼……“

“看到最后就行了。并且若你能一直记着的话我们会很开心。“

戴着黑色乌鸦面具的人这么说了,然后两人同时把鸟笼往地上一放。布掀开的瞬间笼子从内侧崩裂了开来,数不尽的白乌鸦飞腾而起,围住了那黑色的秽物。转瞬池面就被白乌鸦覆满。它们用锐利的鸟喙啄食、撕扯着黑色秽物吞入腹中。是鸟葬。

以前我在书里读过。鸟是神的使者,人们相信鸟会将亡者的魂魄带往天空。至今国外还有数个国家依然维持着鸟葬的传统。我眼前的白乌鸦身子逐渐转黑。的确就像采取了那些秽物一样,黑色素渗进白色羽毛,把它一点一滴染成深黑色。不久,乌鸦们一齐腾身翱翔。池子如同被净化一般清澈见底,在夕阳的照耀下闪闪生辉。我豁然忆起。

“啊!“

回头的瞬间,戴着乌鸦面具的两人身影如同溶解一般消掉了。然后两只体型庞大的乌鸦在向晚的空中翩翩翱翔。那瞬间它们好像撇了我一眼,却不再向我措辞了。虽然我伸出了手,但已经碰不到了。

“你想起了什么吗?“

“是的!“

小时候神社的域内栖息了两只大乌鸦,我和伴侣曾给它们点心。它们非常亲人,很是可爱。随着年纪逐渐增长,不知何时开始我不再前往那间神社,但它们似乎从不曾忘记我。她嘴角微微勾起,拾起脚边掉落的白色羽毛交给了我。

“这我可以拿吗?“

“我想它们必然是但愿你收着才留下来的吧!“

我接下了乌鸦的羽毛,昂首遥望挂在琉璃色天空中的那轮夕月。

本文地址:http://www.wyzxq.com/twht/read-7-42440-1.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布日期:2019年-04月-16日     所属分类: 天文航天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6-2020 http://www.wyzxq.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广告联系 :QQ 1913156035

如有意见、反馈或投诉等情况,请联系QQ1913156035我们将会在48小时内给文章处理!